<meter id="gbnam"></meter>

<big id="gbnam"></big>
<noscript id="gbnam"><track id="gbnam"></track></noscript>
<noscript id="gbnam"></noscript>

    <blockquote id="gbnam"></blockquote>

    好題材沒故事容易“低級紅”

    發布時間:2022-07-12 10:33:16 來源: 浙江宣傳 作者 之江軒

      近期的影視作品評審會現場上,有評委指出,“題材決定論”要不得。有些公司自以為題材對了就能拿獎,但連一個基本故事都講不好,除了喊口號式的主題先行,談不上藝術性、觀賞性,影片完成度很低。這席話,指出了影視創作領域長期以來存在的一個弊病。

      一部好的影視作品可以重視題材,卻不能唯題材。一方面,光有好題材不等于有好故事,有好故事也不等于有好作品;另一方面,題材只能在某種程度上決定作品的重要性,不能決定作品的藝術性,更不能決定作品的影響力。

      受“題材決定論”影響,一些影視作品出現題材雷同、人物臉譜化、主題概念化、橋段僵化、劇情套路、修辭造作……這樣把藝術的成功完全押注于題材,卻忽視了作品自身的形式與內容,只會陷入千篇一律。

      究其原因,一些公司在影視創作上奉行“題材決定論”,是為了評獎評優而創作,這是一種投機行為。更有甚者,有意或無意把宏大主題簡單化、庸俗化,自認為作品是在圍繞中心、服務大局,實際上就是“低級紅”,觀眾看了后覺得很膚淺、無聊,有的觀眾甚至因此對主旋律作品產生“空洞無物”等不好印象。

    圖源:視覺中國

      事實上,好故事藏在現實里,現實主義題材和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始終是影視創作的富礦。從跨年檔、春節檔,到五一檔、國慶檔,每個檔期的電影最大的共性是什么?大部分都是現實主義題材和重大革命歷史題材作品,其中像電影《我和我的祖國》《我和我的家鄉》《你好,李煥英》《長津湖》等等,都是既叫座又叫好。此外,還有電視劇《覺醒年代》《人世間》等都廣受好評。

      所以說,并不是說抓題材就完全不對,而是說要怎么個抓法。

      抓題材時,要高度重視內容質量。任何一部優秀文藝作品,必然是思想內容和藝術表達有機統一的結果。

      電影《我和我的家鄉》通過五個令人捧腹的故事,展現了家鄉的飛速發展,讓大家樂在其中,又淚流滿面;《你好,李煥英》在對家庭親情的講述中喚起集體記憶,表達了對偉大母愛的禮贊,引起觀眾強烈共鳴;電視劇《覺醒年代》還原歷史現場,拍出時代新意,呈現青春朝氣,讓觀眾感受到那一代青年為國為民的熱血和情懷......

      這些影視作品的成功,都得益于用盡可能通俗的表達方式,講述一個個當代人關注的宏大歷史命題中的人物故事和命運。這也啟示重大主題創作,選中了大題材,但不能停留于宏大敘事,不能浮在表面上,而是要有一顆廣博的同理心,以鮮活的人物塑造和豐富的影像語言,讓作品觸動人心。

      抓題材時,要善于進行類型創新。不少主流影視作品的類型都是故事影片。其實,同一個題材,完全可以有豐富多樣的類型來呈現,比如文藝片、科幻片、喜劇片,要敢于嘗試,不斷突破邊界,就能開辟新的賽道。

      在類型創新這方面,浙江電影正在探索。比如,《獨行月球》是國產科幻電影,預計登陸暑期檔;聚焦霹靂舞項目的亞運主題電影《熱烈》是喜劇,正在杭州火熱攝制中;以龍井村為背景的《草木人間》是文藝片,即將啟動夏季拍攝;回顧七十多年前東極漁民拯救落水英軍的《里斯本丸沉沒》是紀錄影片,正在后期制作中;彰顯東方美學風格的《濟公之臨安除魔》是動畫影片,也在劇本打磨中。

      對影視創作來說,題材很重要,但“題材決定論”要不得。

      如何在各種題材哪怕是觀眾感到相對熟悉的題材中發現新的審美價值,提供新的審美體驗,產生新的時代意義,并且為市場所接受、為觀眾所接受,對廣大影視工作者而言,是道復雜的必答題。

    標簽:編輯:龔曉
    两个人看的www在线高清,国产成人亚洲精品无码不卡,天天摸夜夜添添到高潮水汪汪,男女边摸边吃奶边做视频免费看